首页> 灵异> 孤星劫> 第二十八章宴会

第二十八章宴会

作者:陨落人生更新时间:2019-01-12 23:16字数:3279

第二十八章宴会

我赶紧改变话题:"你说我买什么礼物比较好,前提是不能太贵?”

“我要是你就买个钱包,不过我觉得还是贵一点好,太便宜了你能拿的出手吗?他一副嫌弃的样子建议。

“可是我没那么多钱,我只是个打工妹好不,反正他要是嫌弃的话,以后不要说礼物了,就是人都不会来了。”我不惜自曝很穷。

离漠雪盯着我:“守财奴,我帮你付钱好了。”

“还是算了吧,我可不想欠你人情。”在我坚持下,我们来到男士皮包专卖,我看中了一款百来块的波斯丹顿,在离漠雪无限鄙夷的眼神中我很肯定的付了钱。

他说你要是给我,我直接就丢垃圾桶,我狠狠给了他一个白眼:"最起码这钱都是我辛辛苦苦自食其力赚来的,哪像某些人,寄生虫而已.再说礼物重在心意,怎么能拿钱衡量呢!"

离漠雪用万分仇恨的眼神盯着我,我才不傻,装作没看见,扭身在商场瞎转,他没脾气的跟了上来。

“灵儿,好久不见了啊!”前面出现三个青春可人,妆容精致,衣着时尚的女孩子,我也微笑着打招呼,那个稍高点的是我的主管李乐儿,其他两个是李乐儿的好友李雪和林敏敏,我和李雪林敏敏不是很熟,认识她们还是因为李乐儿的关系。

我还问她问题呢,她们居然见了鬼似的盯着我的身后发愣,半天才回过神大惊小怪的惊叫:“哇!好帅啊”。我回过头,离漠雪拿着一件连衣裙在我身上比划。

我瞬间满头黑线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这要怎么解释!果然她们三个快要吃人的眼光充满羡慕嫉妒恨,同仇敌忾对我发起一致攻击:“水灵儿他谁呀,你不是说你对男人不感兴趣吗,还害我一直以为你是女同呢,现在这个怎么解释吧?”李乐儿一副你丫是骗子的模样。

我拉过一副看好戏的离漠雪非常认真得压低声音说:“各位美女,这是我表哥,他是个男同,你们千万不要误会,他只是陪我给朋友买生日礼物的。”

离漠雪有几次要分辩,都被我用力掐着他胳膊打断,暗示他不许反驳,他阴沉着脸,我小心的陪笑着表示歉意。李乐儿她们三个都摇摇头满脸怀疑,一副可惜了的神态,终于把痴望着的目光移回了我身上问:“谁过生日呢?男的还是女的?”明显的审问。

我撇撇嘴:“男的,普通朋友,不要瞎想,人家是单身,你们要不要去?我介绍给你们认识啊。”

“好啊!好啊!”三人异口同声,开心的跟什么似的。

我无语只好说:“你们要买礼物吗?怎么说也是人家生日,你们去了白吃白喝,我可丢不起那人。”她们看我买的礼物后一个个把我奚落的无地自容。我抱怨:"你们一个个都是富二代我怎么跟你们比。"最后只有灰溜溜的跟着他们去买那些奢侈品,还不得不把离漠雪介绍给她们。

离漠雪赶紧更正:"因为自己长得还不懒,所以引起某些人的妒忌心,所以才会诋毁自己是同志。"把三个花痴女说的眼里桃心乱转,围着他跟众星捧月似的,我无语,心里隐隐不是滋味,连心都不敢动的滋味你知道吗?

也许自己鬼使神差的说离漠雪是同志,的确是害怕他被人惦记吧!

离漠雪陪着她们,她们那个开心呀,不过她们也真舍得,李乐儿买了一块一千多的劳力士手表,赶上我一个月工资了。敏敏买了一条999元的领带,李雪也买了一根好几百的皮带。离漠雪买了副墨镜,扫了眼吊牌,光后面那么多零就让我无限挫败,看着我手里的钱包,自卑感油然而生。我叹了口气,连陪他们的兴致都没有了,我坐在休息椅上,看他们忙的不亦乐乎,忽然很想离开……

晚上,宴会在碧海青天酒店一楼举办,我根本不知道碧海青天就是子谦哥哥杜子睿的产业,此次宴会本来是公事来的,恰逢子谦的生日而已,所以子谦就借着这个由头请我们来,不清楚的我还感叹着有钱人就是得瑟,铺张。我没有因带朋友来而有一点惭愧,因为我说过给杜子谦介绍女朋友,而他也答应了,完全是冠冕堂皇的。

宴会上人很多,都是跟杜子睿有生意往来的宾客,不乏美女帅哥,在进门时子谦兄弟俩就在门口迎客,我就把李乐儿几人介绍给了他们,她们看到西装革履、谦和有礼、相貌出众的子谦兄弟俩,一个个笑的跟捡了五百万似的,更何况宴会上还有许多青年才俊的雄性动物,她们早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。我没有去吃东西,坐在角落使劲使自己存在感降到最低,我何止是丑小鸭,我已经肠子都悔青了,这种地方自己就不该来。

我拿着酒杯寻思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,这时一个人走过来坐我旁边,我头都没抬,玩弄着手里的酒杯。

“灵儿,怎么一个人坐这里?”我转头对上一双熟悉的眸子,温柔而深沉。

“秦岳哥哥,你也来了,真真姑娘没跟你一起来吗?”初见的欣喜已被后面的想法淡去。

“灵儿,我们已经分开了,不要再提了好吗?今天晚上到秦岳哥哥那去住吧?”秦岳哥哥真诚的眼神令我无法拒绝,我微微勾唇轻轻点点头。

宴会上离漠雪出尽风头,那些名媛佳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,杜子谦兄弟俩跟前拥簇着三三两两佳人。

“秦岳哥哥,你怎么不去,你去了也一定会迷倒一片的,不要总是那么严肃,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,吓的女孩子都不敢接近你了。”我望着眼前的灯红酒绿轻轻的对秦岳说。

“灵儿,你躲在这个角落,也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呀!我们两不是一样”秦岳哥哥看着我眼里满是温柔,他对其他人都是严肃的紧呢,只有对我才会这样温柔,我是不是该荣幸呢?

“秦岳哥哥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怜,因为我敏感,因为我自卑,还有我可以看见鬼,你同情我,所以对我才与众不同呢!”明明微笑着的眼里却温蕴着水汽。

秦岳哥哥忽然把我揽在怀里:“灵儿,不要这样想,或许前世我们就有这份兄妹缘吧!我只想无条件的对你好,不要排斥好不好。”

“可是秦岳哥哥,你确定这只是兄妹之情吗?其实,我知道这种感情是间于兄妹之情和男女之情之间的,所以把我放在身边会很危险,你确定我不喜欢你吗?你这么出色的男人对我这样的女孩子好,会让人产生依赖,深陷进去的,那样真的好吗?”我真心的坦言使得秦岳哥哥一阵沉默。

宴会上好几双盯着水灵儿和秦岳的眼睛露出了复杂,水生因为叶小蝶不敢接近水灵儿,只有默默注视的份。离漠雪和一个妖艳的发指的女人跳着令人脸红心跳的热舞,成了全场的焦点,还时不时的瞟向水灵儿的方向,可惜那个普通平庸的女孩旁边居然坐着一个英气逼人,气质不凡的伟岸男子,令他有些失神。杜子谦兄弟俩应酬完准备好好谢一下水灵儿的,毕竟那个女孩帮了家里很大的忙。何况杜子谦一直喜欢水灵儿的,只是水灵儿性子怪异,时而清冷,时而古灵精怪,时而多愁善感,时而大大咧咧疯疯癫癫,真应了她变色龙的称号。

主要是她一直放不下和水生的那段初恋,所以他不敢向水灵儿表白,现在看到秦岳大哥和水灵儿一起,他心里难受的紧。所有的礼物只有水灵儿那份他早早拆开,开心的把自己昂贵的钱夹扔到一边换上了水灵儿买的,在他心里那廉价的钱包是最宝贵的,第一次收到灵儿的礼物,那份珍爱,让杜子睿都忍不住打趣他。

在杜子谦纠结时,被叫去切蛋糕了,他切完蛋糕,给水灵儿也端了一份,因为他发现水灵儿只是独自坐在角落,一口东西也没吃过,除了喝了一杯红酒外。

可是当他来到水灵儿独坐的角落,离漠雪早已拿着蛋糕递给了水灵儿还不忘揶揄:“灵儿,你看你穿这衣服,我说给你买套宴会装你还偏不,这下丢人丢大了吧?而且给人家寿星只买了一百多块钱的钱夹,说不定人家现在早扔了。”离漠雪也学会变色了,不会是灵儿给传染的吧。

因为离漠雪的到来,我周围围了好多人,离漠雪的话令所有人都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。

那些目光含着鄙夷不屑跟嫌弃,带着看不见的杀伤力,齐齐的投放在灵儿身上,让灵儿说不出的尴尬和难堪,同时因为离漠雪会要给灵儿买裙子而妒意十足,什么叫众矢之的,就是灵儿现在的境况。

我脸红了,因为什么难听话都有,我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偷偷离开,这种侮辱,这种糟践会使自己坠入深渊,引发抑郁症发作,我眼圈已经红了,使劲忍着不许眼泪掉下来。

“灵儿,你的礼物是我收到最珍贵的东西,就算有一天,不能用了,我也会把它珍藏。”杜子谦不疾不徐拿出钱包,正是我买的,我感激他的维护,但无法抹平心里的屈辱,离漠雪……为什么要这样?

离漠雪看到灵儿幽怨的目光,心里微动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想要看灵儿笑话,难道是因为灵儿对自己的不屑?还是出现在她周围的那些优秀的男士?

秦岳哥哥因为有熟人而去应酬,我告诉子谦没事,逃也似地去了洗手间,一楼的洗手间居然全都有人,我迫不得已去了二楼,我想躲厕所里换取片刻安宁,不想被当猴子一样的围观着

书评(0)

1/500发表